返回主页

原著欣赏

戏曲影视

全国学会

历届会议

续书种种

作者研究

学者介绍

论文索引

专著介绍

版本研究

热门话题

珍奇收藏

民间故事

连 环 画

儿童乐园

留 言 处

名城淮安

专家论坛

研 究 会

 

 

 

巫支祁神话与《西游记》

 

巫支祁神话(1)是尧舜禹时期的洪水神话中一个极具特色的重要支别。在漫长的历史演绎中,它由原生神话(2)逐步嬗变为神话传说。但仍是我们研究史前的洪水神话及特定地 域古文化的参照系。

经近代与现代的许多专家、学者们的考证,巫氏神话和我国的四大奇书(3)之一的 《西游记》,确有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这篇论文就是旨在进一步探讨出生在淮源花果山中的巫支祁及巫氏神话,是如何摇身一变走进了《西游记》,并使之成为最优秀的神魔小说,我们先从它的历史背景谈起吧。

大约在尧帝十年左右,不知是主宰宇宙的天帝突然昏聩,抑或是年轻的华夏合该接受毁灭 性的浩劫?反正非常沉重的灾难像排空的巨浪,开始连续地向人类的船舢猛扑过来……

先是十日并出,大地上所有的禾稼草木及房舍,都被烈阳烤焦、烧毁。井溪河湖之水,也都次第涸尽。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在悲号中死去。幸亏做了三朝元老的大英雄羿(4),用神弓射落了九个太阳,使一些深藏在山洞和地洞中的人们,才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只过了年余,又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大地震,许多村寨、城郭都被吞没了,人畜死伤无数。继而是火山连连喷爆,昼夜火光熊熊,到处雷声殷殷。还有一些平川、水泽之中,竞轰轰然耸出了一些山脉,使人们惶惶不可终日。又过了年余,突然,从孟门山上泄下了汹涌澎湃的洪水。像是天河决了口,很短的时间就淹没了雍、冀二州,使西北、华北一带的平川低洼之地,全部成了泽国。侥幸没有淹死的人们,只好退到高阜、山岭上,靠打猎、打鱼过活,甚至剥树皮挖草根吃。谁也说不清这洪水从何而来,不但凶猛异常,且永无穷尽似的,很快又淹没了青州、兖州,漫至江淮,又连接了云梦、大泽及湘水,偌大的华夏壮美的河山,竟然又被肆虐的洪水蹂躏了六十多年。真是匪夷所思!(上述见《山海经》、《史记》及《上古神话演义》等古籍。) 我们所探讨的巫支祁神话,就是起源于这洪水淫患时期。据考,巫支祁是个神通广大的天生石猴,是当时的淮涡水神(5)。它在大禹治淮时,率十几万山精水怪,与大禹召集的十万天兵 天将决战于淮河源头的桐柏山(见《太平广记·李汤》)。此事经历代文人的不断的演绎,终使我国拥有了一部伟大的神魔小说《西游记》。这是巫支祁神话有史以来最典范的折射。也是我们研讨巫氏神话的主要诱因之一。

 

一、巫支祁与淮源、淮泗的关系

 

(一)巫支祁其人其事

 

巫支祁,在不同地域的流传和不同版本的书写上,被异为无支祁、无支祗,巫枝祗等。其实 ,用巫字可能更准确一些。因为巫的概念是超自然力的,是一种原始社会信仰。据《辞海》释:后世的天文、历算、医术、宗教都起源于巫。事实上,它从原始社会一直流传至今,如咒语、驱鬼、祈祷等。在尧帝时期,巫咸是朝廷中的大臣,又是用筮占卜的创始人,星象家。他在朝廷和民间享有很高的声誉,据说他是巫术的创立人。他的封国为巫咸国,全部国民都姓巫。在原始社会中,凡异于道的人或事儿大都冠以巫字,如巫医、巫术等;巫又是姓用 字,而“无”字则非。巫支祁是邪神、妖仙、称为巫确实比无字恰当些。支是支离、孤独的意思,指其没有父母、兄妹;祁的字义就是大。狂妄的妖仙自尊自大,正是巫支祁姓名的绝妙诠释。而对巫支祁的称呼则更为凌乱,有神猿、妖猴、淮涡水神、淮水怪和巫仙、水母娘娘、水猿大圣等。在性别上竟也忽男忽女。古籍上说是男身,并娶妻生子(《山海经》·《海外东经》有“淮水怪巫支祁父子四个神通颇大”之语)。淮源也有几种巫氏不同出身的说法,但都是男身(见本书附部《巫支祁神话传说》)。而淮泗地区(6)的说法,却多为女身,如水母,龟山水母、水母娘娘等。一些书画、戏剧、说唱竟把巫支祁称为水猿大圣、巫仙、泗州圣母等,甚至把齐天大圣和巫支祁拆分为二。如冯梦龙编纂的《古今小说》·《陈从善梅岭失浑家》中说,梅岭有个“猢狲精叫申阳公,自称齐天大圣。它神通广大,变化多端,能降各洞山魅,管领诸山猛兽,山神也听它号令,它与天地齐休,日月同长”(这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形象)。文中又说它“大哥是通天大圣,二哥是弥天大圣,小妹便是泗州圣母,”这个泗州圣 母就 是巫支祁。而明·杨景贤的杂剧《西游记》中,孙行者自夸说:“大姐是骊山老母,二妹巫支祗圣母,大兄是齐天大圣,他自己是小圣(通天大圣),三弟是耍耍三郎”。在淮泗地区流传很广的元明杂剧《二郎神锁齐天大圣》中的猿猴精说,“吾神三人,姊妹五个。大哥通天大圣,姐姐是龟山圣母(即巫支祁)。自己是齐天大圣,妹子铁色猕猴,兄弟是耍耍三郎”。上述引证,都从巫支祁身上又分离出来个齐天大圣。这些说法,一般都是根据南宋时期流传下来 的“僧伽降水母”的神话演绎的,以致于越传越偏远。它与《西游记》中光彩照人的孙悟空 形象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巫支祁到底是何许人也?我国三大奇书之首的《山海经》记载为:“水兽好为害,禹锁于军山之下,其名曰巫支祁。”《吕氏春秋·谕大》称他为“歧母”;唐·李肇在《唐国史补》中 隐括为 “淮水巫支祁”;《岳渎经》云:“尧九年,巫支祁为孽,应龙驱之淮阳龟山足下。”(这 是禹降巫 支祁的异文)以上都称他为淮水怪;而《楚辞·九怀·思忠》云:“玄武步兮水母,与吾期兮南荣”。王逸注:“天龟、水神、待送余也”,这里说水母是水神。明·陶宗仪在《辍耕 录》中考证“水母即巫支祁之谬”。袁珂先生在《中国神话词典》水神条谓:“……龙王、共工、应龙、巫支祁皆属水神”。上述两类说法迥异,但水怪、水神均是淮水巫支祁。而民间流传的巫氏神话,更为扑朔迷离,主要有以下几说:一是孽龙,水怪,纵水为患,涂炭黎民。二是孝子变龙, 虽有恶迹,然为无心之过。三是善龙、水神,他打败其它孽龙、水怪,平定水患,使百姓安居乐业。四是说巫为天上主管水的神仙,称水母娘娘。(此母,即《商离书·说民》云:“ 慈 ,仁,过之母也”。神话中的骊山老母,观音老母同此。)或说他是玉帝的外甥女姣莲,嫁与下界凡人。因丈夫孩子无故被朱元璋所害,为报仇才纵水为祸,水淹泗洲,等。上 述诸多说法中,巫氏为善说竟占了主流。

巫支祁具有什么神通呢?在我国神话的妖魔系统中居何等位置?宋·王象之在《舆地纪胜》中记载了一个传说:水母娘娘(巫支祁)挑了一担水,想去把神州东南部全都化为泽国。张果老听说后,忙倒骑毛驴来见水母说,驴子长途跋涉非常困乏,想喝点水。那妖精不识神仙 ,就欣然让驴饮水。谁知神驴张嘴一饮,竟将桶中所盛的五湖四海之水快喝完了。水母又惊又怒,忙把桶底所剩的水倒在地上,顷刻间卷起了滔天的狂澜,从盱胎漫至泗州,数十万生灵悉葬水底,这就是有名的水淹泗洲。张果老非常恼恨这妖怪残暴,就用铁链把他锁住,打入盱胎县老子山都帝庙神井中。这个传说也是禹降巫支祁的异文,它从另一侧面说明了巫支祁的神通与残暴。元末明初杨景贤在杂剧《西游记》第一折《收孙演咒》云:“那胡孙气力与天齐,偷玉皇仙酒,盗老子金丹,他去那魔君中占第一。”这个胡孙就是巫支祁。钟毓龙先生在《上古神话演义》中,多次借神仙之口说:“这个水妖(巫支祁)真是世界古今第一 奇妖。”据考,在古籍记载和民间传说中,无论是神勇或影响,确实没有超过巫支祁的精怪。对巫支祁其人其事记载较为详细的是《太平广记》条引的《戎幕闲谈》·《李汤》一文。说是永泰中(约公元1266年),楚州(今江苏淮安市)刺史李汤,听人报告说,有渔人在龟山下的淮水中(淮河下游,盱眙县境内),发现五十丈深的水底有大铁索盘绕山足。李汤命渔人和善水者几十人,下去找到铁索,却没有力气拽上来。又加上五十多头牛,才慢慢把铁索拉到岸边儿。当时并无风雨,却掀起了惊涛骇浪。铁索拉完时,跳出来一个五丈多高的大猿猴 ,好像还没睡醒。停了一会儿,它睁开双眼,光彩如电,看着许多人在围观,正要狂怒,人 们却被惊吓逃去。它就返回了水中,把那些牛也拽下去了。李汤和许多文人名士瞠目结舌,都不知其来历。后来他访古东吴,和当地太守元公锡一道泛洞庭,入灵洞,在一石穴中得到了八卷《岳渎经》,研读后才知道了那个大猿猴的由来。其文是:

 

“禹理水,三至桐柏山。惊风走雷,石号木呜,五伯拥川,天老肃兵,功不能兴。禹怒,结集百灵,授命夔龙。桐柏等山君长稽首请命。禹因囚鸿蒙氏、章商氏、兜卢氏、犁娄氏,乃获 淮涡 水神名无支祈。善应对言语、辩江淮之深浅,原隰之远近。形若猿猴,缩鼻高额,青躯白首 ,金目雪牙。颈伸百尺,力逾九象,搏击腾踔疾奔,轻利倏忽,闻视不可久。禹授之童律, 不能制;授之乌木田,不能制;授之庚辰,能制。鸱脾、桓胡、木魅、水灵、山妖、石怪、 奔号聚绕,以数千载。庚辰以戟逐去。颈锁大索,鼻穿金铃,徒淮阴之龟山之足下,俾淮水 永安流注海也。庚辰之后,皆图此形者,免淮涛风雨之难。”

 

这个记载,目前已成为巫支祁研究和中国水神研究者不可多得的重要资料。它反映了以下几个信息:一、巫支祁形若猿猴,是淮涡水神。二、巫支祁率鸱脾、桓胡和涌满千条道路(以 数千载)的木魅水灵、山妖石怪在桐柏山和大禹交战。童律、乌木田等天神都不能制服(证 实他神通广大),后被庚辰降服,锁于龟山下。三、权威地验证了长期流传在淮源和淮泗地区的巫氏神话。目前,我国的巫支祁神话,主要在淮河流域内大量存在与流传。但流传的时间、方式及异化过程不同。所以,有必要分为淮源和淮泗两个区域,下面分开来谈。

 

(二)淮源巫氏神话的起源、特点与现状

 

淮源流传区,指桐柏山及紧邻的周边地区,可延伸到信阳及安徽西部的淮河中上游。在桐柏山主峰太白顶东边儿,紧邻着一个非常著名的旅游胜地,叫做花果山。山上许多福地洞天,风景极美,松涛云海中,群鹤曼舞,豹鹿徜徉;花开四季,常年结果。据考证,这座山就是 巫支祁出生的地方。

为什么说巫支祁出生在淮源的花果山呢?我们先从古籍上探索:《山海经》、《吕氏春秋》及《唐国史补》等书认定巫支祁是淮水怪。《楚辞》等书认定为淮涡 水神;《岳渎经》更进一步说明,禹第三次进桐柏山治水时,而巫支祁却在该山惊风走雷,石号木呜,致使大禹功不能兴,于是召集百灵与之激战,后由庚辰降服了巫支祁。古籍虽然没有说巫氏生在何处,但写他在桐柏山迎战大禹,按古籍言简意赅的著述风格,已有明显地示意。因为大禹治淮时,按治理其它河流的成熟经验,也是先从下游开始掘地泄洪的,但洪水却更加泛滥。后经一个仙人(九尾白狐)指点,说治淮必须先治妖,否则无法治淮。所以,大禹才专 程到桐柏山与巫支祁决战的(见《太平广记·李汤》)。巫支祁为什么不在淮河中游的 大别山以及下游的淮泗平原迎战大禹,而在桐柏山等他来决战,只能说明桐柏山是巫支祁的巢穴,也就是家乡,这是其一。在目前流行的古籍中,并没有发现巫支祁出生的确切记载; 但从巫支祁异变为孙悟空的立论上去探索,却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南宋时期传世的《 大唐三藏取经诗话》中,出现了一个毛遂自荐、愿保唐僧去西天取经的猴行者,自称是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弥猴王。此时,他仅是白衣秀士、猴行者,并出生在花果山,而不是孙悟空。后在元末明初出现的《西游记平话》中,这个猴行者已变为孙悟空,而且也是出生在花果山水帘洞。随后,吴承恩的百回本《西游记》、朱鼎臣的十卷本《西游释厄传》 和杨致和的四十回本《西游记传》,以及元明一些杂剧院本,都把孙悟空(或名齐天大圣) 的出生地锁定在花果山。而孙悟空是巫支祁的异变人物,所以,孙氏的出生地应为巫氏的出生地。那么,这个神话中的花果山是否真实存在?据考:答案是肯定的。一是吴承恩自己曾坦言说:“吾书名为志怪,盖不专明鬼,时纪人间变异,亦微有鉴戒寓焉”(见其《射阳先 生存 稿》)。说明了他在托名志怪而记人间变异。明清以来许多学者亦考其《西游记》是“幻中有真”(见明·睡乡居士《二刻拍案惊奇序》等),目前大多专家学者都持此说。如游国恩在《 中国文学史》说:“……作者在古代社会生活的基础上,按照自己的愿望和理想创作出来的 。因此,它构成了《西游记》的浪漫主义艺术特征:无一事不奇,无一事不真。”这个权威地定义,诠释了吴承恩的《西游记》确实是以社会现实为基调。根据此理论,花果山也应是“幻中有真”。况原著中除了虚 写的龙、凤等灵异外,其余绝大多数景观都是人间实景。那么这个花果山到底在哪儿呢?全国的花果山水帘洞成千上万,但穷愁潦倒的吴承恩却相识有限。据专家考证,他约在著《西游 记》前二十年(嘉靖十六年),去云台山观察过景物,当时那山里有个青峰顶(又称苍梧山) ,后来不知何时改称为花果山。但此山有花有果,又有个其貌不扬的水帘洞,因靠近大海,故许多人士认为“云台花果山较为可信”(见夏兴仁《〈西游记〉中的花果山在那里》)。但据全面考证,《西游记》中的花果山、水帘洞应在豫南桐柏山中。因为此山的山势、诸多实景及 悠久的历史记载等都与原著惊人地雷同,如文中有“上接玉女洗头盆,下连天河分派水。” 云台花果山也有海拔625米的玉女峰,却无“天河”之说,而淮源花果山紧依海拔1140米的玉女峰(太白顶的别名),更有长年喧哗的通天河(水帘瀑布的源流),正好是“上 接玉女,下连天河”,与原著丝丝入扣,等。再就是吴承恩在嘉靖三十五至三十六年任河南新野县令时,曾多次经淮源往返、游览。他非常熟悉淮源的花果山水帘洞,所以《西游记》中的景描与此地的实景有惊人的相似(此论题在本书的《花果山·水帘洞探源》中另有较详的论证),这是其二。在淮源山区中,有大量地巫支祁出生、学艺、作孽以及大战禹王等传说、故事,还有大禹囚禁他的“ 巫 支祁井”等遗迹;这些国内罕见的且自成体系的巫支祁神话,无论是研究史前的洪水神话,还是探讨《西游记》主人公孙悟空,都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在巫氏神话中,巫支祁就出生在淮源花果山。这个山顶实有一个很突兀的大圆石,中间有裂缝。故事说西海龙王的三公主去东海探亲,在桐柏山邂逅玉帝的天马,他们互生爱慕,就在仙境般的花果山中私下成婚了。后来分别被玉帝和西海龙王发现了,严令他们返回,这时,龙女却生下一个肉蛋,他夫妻二人没办法,只好把肉蛋寄放在花果山顶的大圆石内。几千年后,大石迸裂了,跳出来一个像猴像马又像龙的怪物。因为他没爹没娘,无家可归,又很有本事儿,山里的人们就称他吴儿(谐音“无”)、巫儿或吴奇(音ji几),这就是后来的巫支祁。(见本书附部《巫支祁神话传说》。)这是淮源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巫氏神话故事,也是巫支祁出生淮源花果山 的证据之一。云台山中却没有这些传说,其它地方也没有发现与《西游记》原著如此相近的 古籍记载,更没有巫氏的系列神话,其三也。在陶阳先生主编的《中国神话》一书中,仅收编了一篇巫支祁神话《禹王锁蛟》。开篇为:“有一次,大禹为察看中原的水情,来到淮河源头的桐柏山在一口井里发现一个怪物。那怪物形若猿猴。”故事的搜集整理者茆文斗并非淮源人。在《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淮阴神话·传说》中,有洪泽湖畔的洪泽县杨正龙搜集的《五月十三日小白龙探母》中说:“水母(巫支 祁)家住桐柏山一个千年古洞里,形如猴子。”洪泽县的汤道言先生在《僧伽降水母》一文 中说:“大禹多次到淮河的发源地桐柏山,终于发现是精怪巫支祁在作崇”等。这些引证说明在淮河中下游的巫氏神话中,也持巫支祁出生桐柏说。以上综述,基本上可以考认:巫氏生于淮源,已无庸置疑。

淮源巫氏神话从何时流传下来的呢?

按古籍记载考。目前似乎只能以《太平广记》条引的《李汤》为准(因为原载其文的《戎幕闲谈 》一书已佚)。此时为唐贞元丁丑年(公元797年),距今有1200年。若按此推断淮源巫氏 神话的流传时间显然是不科学的,一是此说发生在古楚州(今淮安市),即是流传到淮源,也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二是发生在史前二十二世纪末的淮源神魔大战,足以惊天动地了。如果当时淮源有人类并繁衍至今的话,这个故事肯定会像接力棒一样传下来。它不会去等那本史籍记载了再去传扬。按此书记载,巫支祁与大禹在淮源激战,至今已经4300多年了;然而,在这次大战前,西王母的女儿云华夫人命庚辰、黄魔等七天将去帮助大禹降妖、治水,并嘱咐说:“淮水怪巫支祁父子神通颇大,不可轻敌。巫支祁虽然可恶,但亦是天意使然 ,况他修炼了几千年,才有这种本领”(见《山海经》·《海外东经》全译卷九)。按修行 了几千年的说法,三以上才能称几,且按3000年算,加上战后的4000多年,巫氏神话约发生在7000年前。当然,按照正史的说法要科学些,据《桐柏县志》记载:“东汉桓帝延熹六年(公元163年),南阳太守中山卢奴奉命(到淮源)祭淮,作祭淮文,勒石立碑。”称为淮渎庙碑。碑文中有“立庙桐柏,春秋崇奉,位比诸候,圣汉所尊”。而此时,淮渎庙已由原址固庙迁入桐柏县城东关。据传,庚辰是当年降服巫支祁的天将,后被封为淮渎神。他在隋时被朝廷封为“东渎大淮之神”,唐时封“长源公”,宋时封为“长源王”。此后历代朝廷都遣专使赴桐柏山祭淮,仪程都很隆重。淮渎庙是我国当时建庙时间最早,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庙宇之一。据记载,它原在目前的淮源镇(原名固庙)兴建时,同时建造了规模很大且香火很盛的禹王庙了(后一度废,现重建),这两座大庙相距仅二十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反衬,就是禹王庙内有一个四角形大理石水井,被称作“玉井龙渊”。此井上有古亭,旁有铁柱,上写“禹王锁蛟处”。在淮源神话中,巫支祁在桐柏山被大禹降服后,因为它是水怪见 水即乱。不敢囚在淮水里,也不能囚在山岗上,只好令庚辰把它锁在此井中。这两庙一井中,都是当年淮源神魔大战时的关健人物,又加上朝廷屡屡遣官祭淮,这在当时人烟稀少,交通闭塞,文化落后的深山区来说,该是何等的神奇、何等的轰动?因为庚辰被立庙奉祀,必有其故事、传说,而降巫支祁则是他一生最辉煌的业绩。所以,巫支祁神话应从东汉祭淮时流 传开来,至今已近两千年。

淮源巫氏神话的显著特点,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原生或接近原生的神话占了一定的比重 。还有大部分已经脱变为衍生神话,但仍残存了原生的迹痕。如有一篇巫支祁出生的神话:“…… …天也崩了,地也裂了,石缝里塞的那个蛋也破了,从里头蹦出来个怪物:三棱头,蝎子尾,四个龙爪,两个翅膀。出壳不几天,身高九丈九尺九寸九,肩宽六丈六尺六寸六,胸厚 三丈三尺三寸三,弄得飞砂走石,洪水乱流,方圆几千里的百姓不得安宁。”这篇故事说巫 支祁是蛋生的,在《太平广记》中也有几例蛋生人的说法。《搜神记》中有“固烈王六年,碧阳君之御人产二龙。”秦孝公二十一年,有马生人的说法。著名的神话学家陶阳先生也曾说过:“不但有人共所知的泥土造人、还有蜂密造人、神膝生人、猕猴变人、石头生人、地洞出人、葫芦生人等等奇妙的人类诞生方式。”为巫氏蛋生提供了旁证,但其身体上混乱的组合及 身的高、宽、厚度却是匪夷所思。

二是流传面广,蕴藏量大。据笔者十多年的初步调研,淮源巫氏神话及相关传说,(如大禹治淮,山神鸿蒙氏除妖、庚辰争地等)竞然高达近千个(篇)。其中不可避免地有大量地局部重复或大同小异。但其分布的密集度、蕴藏的数量及系统化程度之高,却是始料不及的。特别是当年大禹三次进入桐柏山并与魔争战的固庙一带,提起禹王爷降伏巫支祁的事儿,许多老人都如数家珍;连一些放牛、割草的稚童,也能讲出一些简单的传说。

我们对已知的巫氏神话初步做了排查,发现题材重要,故事完整、有保存与研究价值的长篇传说(万字以上)有近十个(篇),短篇(约100字以上,有简单情节的独立故事)有二百多个,词条式(十几字至百字左右的半成品、故事胎胚)六百多个。由于调研纯属个人行为,受时间等诸多因素制约,偏颇、疏漏与失误都在所难免。所以,据推断,我们已探知的巫氏及相关神话,仅是触及到一部分或大部分。

三是与史籍相符。也许是真实的流传抑或是神差鬼使,淮源的巫氏神话多传于固庙一带。令人奇异的是,它和史籍记载竟然基本相符。这儿是淮河源流的出山口,因人烟稠密,自成集镇。镇中间原有香火极盛的禹王庙和囚禁巫支祁的方型玉井。井边儿竖一石碑,前人题有斗大的淮源二字。这儿流传的有大禹四次入桐柏山的不同传说,还有巫支祁身世传说等(见本书附部:《淮源巫支祁神话传说》,大都和《上古神话演义》及《太平广记》条引《戎幕闲谈》·《李汤》的著述相近。特别是大禹第三次入淮,在现在的固庙一带,召集十万山神仙灵与巫支祁的十几万山精水怪,发生的空前绝后的激战,确是《岳渎经》记载的古战场。按巫支祁被异变为孙悟空的定论,这里实际上就是《西游记》中大闹天宫的原址。钟毓龙先生在《上古神话演义》中,准确地指出大禹三入桐柏山遇魔并与巫支祁争战的地点为现桐柏城西二十里。钟先生著此书时参研了五百一十四本有关古籍,并强调说:“本书人名地名及事 迹、皆有所本,不敢臆造。”此说亦有力地验证了淮源巫氏神话的确切性。

四是呈系列化。这里流传的巫支祁神话,除几部长篇故事(如巫儿的传说、大禹三入桐柏山和花果山除魔等)外,表面上都各自成章。但是,不少老人在讲述这些故事时,却是一套一套的,先讲他的小出身,又讲他如何学成翻江倒海的本事儿;再讲他强行娶老婆,生孩子; 自封淮涡水神,如何祸害百姓。接着讲它率十几万山精水怪,在固庙大战禹王;讲完一个故事后,就再说另一个(段)。却不知在无意中,拉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序列故事,稍加整理,就成了巫氏神话的体系。这个现象,在宇宙起源、人类起源、古帝王、创世及英雄等神话中,是没有也绝不可能有的。

总体来说,淮源的巫支祁神话和淮源的盘古神话㈦一样,都有着非常丰厚的原始 文化积淀,有题材大,流传广,故事自成体系并按近原生神话等诸多优点。但由于桐柏山是脚踏豫鄂的偏僻之地,自古来就象是一座古老、闭塞的围城,里边儿的人不愿走出去,外边儿的人也很 难走进来。正如一首诗作所描述的那样:

 

在走到天边儿,不如太白顶圆圈儿的歌谣中

一辈又一辈的淮源  用老栗木钎担

挑着生活悠然的自矜,挑着岁月迟纯的延伸

 

也许是山太伟岸路太崎岖的缘故吧

山外的眼睛看不透山内深遽的精彩,

山内的耳朵听不清山外亢奋的足音(8)……”

 

在这样非常封闭的环境中,在交通文化相应落后的前提下,淮源方面对所拥有的十分珍贵的神话财富,研究、利用的意识远没有提到应有的高度。因此,长期以来,巫氏神话及巫支祁本人一直很原始地,在粗糙的山崖上和古老的林涛间徘徊,抑或很廉价地依偎在老人们的树荫下、火塘边儿;不能也无法去认识山外飞速发展的社会文明;也不能象幸运的淮泗巫氏神话一样,被绘成精美的画儿,被著成悠美的文章,被编为感人的戏剧,被万人空巷地去传唱 ,抑或被尊奉为巫仙、圣母和水猿大圣。更不用说如同在淮河下游及黄河流域被立庙祀奉了 (见袁珂《西游记散论》)。淮源巫氏神话及巫支祁本人,既然出身在相对贫困、落后的桐柏山,也只好养在深闺人未识了。近年来,当地一些文化工作者作出了不少有益的举措,如《禹王锁蛟》的故事被《桐柏县志》收编。并搜集、整理与发表了部分巫支祁的故事,如《玉井龙渊》、《禹舟铁环》、《铁链锁蛟》《禹王分水》、《淮渎抢地》和《金镯锁蛟》等,但数量较少,质地不很高。而且只是像整理、发表其它故事一样,并非有意识地去挖掘、研究这一神话体系。再就是在一些新闻载体上,进行了低调宣扬,如在当地 的报纸宣传上,抽象地提到了淮源的西游记文化等。

总的来说,淮源的巫氏神话目前仍处在研究意识上的初级阶段。

 

(三)淮泗地区的巫氏神话与变异

 

泗水源于蒙山南麓,至淮阳市西南注入淮河,是淮河的第一大支流。所以,淮河下游一带泛 称淮泗地区。这是巫支祁神话的最为活跃的流传区,这个区域可包括安徽省东部,即淮河中下游。为什么这儿会有大量的巫氏神话呢?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当年巫支祁在和大禹交战前约近百年左右,就在盱眙县城东北龟山下的淮水中建立了自己的宫殿,俗称龙宫。因为北边儿的沂水、泗水由于落差大,都来势凶猛,冲击力很大;西北方则是一马平川,连熊耳山、嵩山的洪水都能漫荡过来,加上这儿地质非常疏松,离东海又近,昼夜受大潮的震撼,恐怕时间久了,要陆沉为泽国(后来果然陷落为洪泽湖),最主要 的还是要遏止海洋中的不同势力伸展到内河来。巫支祁神通广大,能够抑制水势,也能抵御神、妖,所以曾一度亲自镇守此处。另外,为了牢牢地控制淮河流域及周边数千里山河,他把三个儿子都封为太子。大太子鸱脾的宫殿设在淮水上游的光山脚下(河南省光山县境内),向上管到淮河源头的桐柏山。二太子桓胡的宫殿设在淮水中游的大别山脚下(安徽省霍邱县西)。三太子奔云的宫殿设在淮河中下游的涂山脚下(安徽省怀远县东),这几处都是淮河最险要之地。巫支祁是巫氏神话的主角儿,它在淮泗地区建有龙宫(见钟毓龙著《上古神话演义》),自会有许多神话传说。二是《太平广记》所转载的《李汤》一文中,说楚州刺史李汤在唐贞元年间(约公元766年),在龟山下发现了巫支祁。这个说法与巫支祁早年在龟山建龙宫,后来在淮源被大禹降伏,又锁在龟山下的说法相照应。楚州即今淮安市,在唐时辖龟山所在地的盱眙县。此记载中,说有不少人和五十余头牛向岸上拽拉大猿时,刺史 李汤和许多人在岸上围观。这些围观者,可能就是巫氏神话的原始流传者。三是僧伽降水母故事的巨大影响,它是淮泗巫氏神话中最重要的故事。说初唐时期,被大禹锁在龟山下的巫支祁又出来作乱,后被僧伽(观音化身的和尚)降伏,又锁在龟山下。此事官方亦有文字记载,清道光年间任江南河道总督的麟庆在《重修淮渎神庙附记僧伽大圣记》文中说:“按《古岳渎经》云:禹治水至桐柏,获淮涡水神巫支祁,锁之龟山之足。后又有大圣降水母一说,盖出唐时。泗州志载:巫支祁屡为水患,僧伽大圣驻锡泗州,说法禁制,建灵瑞塔,淮泗乃安。”此故事的人物、情节,正式被宣扬的时间,大约始于南宋。据文字记载,南宋的李龙眠所作的《大圣降水母图》可能是最早的宣传品,因为僧伽和尚在斯时才有泗州大圣的封号。到元明时期,该故事的传扬才达到了高潮。

淮泗地区巫氏神话到底源于何时,确实很难考定。但却有迹可循:一是没有史前的巫氏传说,即没有巫支祁在淮泗地区为患,被大禹或庚辰擒获,囚于龟山下的故事。经走访,绝大多数知道巫支祁的人,仅知道他被僧伽(泗州大圣)锁在龟山下,连巫支祁建龙宫的事儿都不知道。说明流传时间较晚。二是如《李汤》一文记载属实,那著书人及刺史李汤,还有很多围观人都会大肆宣扬巫支祁的故事儿的;遗憾的是没能找到唐末及北宋时期宣扬巫支祁的传闻(但却不能武断地说,当时民间没有流传)。三是淮泗巫氏神话中,主要故事只有“僧伽降 水母”、“水淹泗州”等几篇而已,有许多竟是明、清时期的传说,如《明祖陵的传 说》等。而这些故事大部分实际上都源于清代的《家堂宝卷》。即观音将金链条化为长寿面,索住水母。其余大都是连带的故事,即讲述别的故事带上了齐天大圣或猴精的故事,如杨景贤的杂剧《西游记》和通俗小说《陈从善梅岭失浑家》等。只说了齐天大圣其它事迹,没有涉及巫氏在淮河作乱和被囚的主题。还有一些已避开了巫支祁,而直说孙悟空的故事,如:“孙悟空与破釜塘”等,多为近人所异变。淮泗地区的巫氏神话,最早见诸文字记载的有南宋的“大圣降水母图”及元代杂剧。所以,其巫氏神话比较合理的推断是:起源于唐宋,兴盛于元明。在流传时间上,要晚于淮源。

淮泗巫氏神话的主要特点主要有以下两方面:1、区域大、流传广。据研究《西游记》的著名专家刘怀玉先生在《淮河水神与西游记》文中说:“僧伽降水母的故事不仅在淮安、盱眙等地有影响,在整个淮河下游一带民间也都流传甚广。”刘先生是这项研究的权威人士,又是淮河下游的淮安市人,他对巫支祁神话的分布、流传及现状的阐述,应该是很精僻很准确的。 2、力度大,声势高。在宋元时拉开的序幕,到元明时已经进入高潮。主要因素是,通俗小说,图画、杂剧、说唱等几种宣传的嘴巴,都放开了歌喉,形成了雄浑豪放的几重唱。特别是戏剧,在当时所有的传媒载体中,再没有比它更有魅力,更具影响了。在交通文化都很发 达的淮泗地区,元曲明剧的兴盛,自在情理之中。据调研,当时曾很轰动的戏剧有《二郎神锁齐天大圣》,杨景贤的《西游记》和高文秀的《泗州大圣降水母》等,老百姓在观赏时据 说达到万人空巷的程度。所以,猴精、齐天大圣、泗州圣母的形象与故事几乎家喻户晓。

淮泗巫氏神话明显的不足是没有确凿的史料依据。以僧伽降水母为例,在《太平广记》卷第九十六异僧十《僧伽大师》中,没有丝毫与巫支祁有关的迹痕。刘怀玉先生也曾说过:“据《宋高僧传》记载,僧伽的神异还有很多,但奇怪的是与淮河水怪有关的事一件也没有。”其它略有关连的,如《淮阴龙兴禅寺志》记载:“……郡丰登桥下有井,俗传井有怪龙,必作暴水,郡中当沉没。僧伽因架石井上,作庙名大圣以镇之。”在《淮安府志》、《山阳县志》等记 载中都有类似的词条。既然无确切的文证与史渊,而何以有轰轰烈烈地僧伽降水母的说法?刘先生进一步推断说:“泗州在淮河之滨,僧伽又如此神异,民间传说中用他来取代遥远的大禹降服无支祁或者水母,当然是非常合适,而且是十分自然的事了。”这说明,僧伽降服巫支祁的故事,是经嫁接而合成的。加上异文太多,称谓太乱,巫支祁的形象也忽男忽女,把巫氏异化了。所以,在调研中,有许多知道水猿大圣或水母、圣母的人,却对巫支祁茫然无知。对于这种嫁接故事和纷纷扬扬的异说,南宋著名的理学大师朱熹(9)在《楚辞辩证·天问》中批评说:“世俗僧伽降无支祁、许逊斩蛟蜃精之类,本无依据,而好事者遂假撰造以实之,明理之士皆可以一笑而挥之,正不必深与辩也。”罗泌(10)在《路史》·《巫支祁辩》中也断言说 ,僧伽降水母是无稽之谈。但刘怀玉先生却诠释说,该故事是大禹降无支祁故事的异变,即大禹变为僧伽,巫支祁变为水母了。其实,这个说法是合乎情理的。因为民间都知道龙,也知道神异的僧伽,更知道有神人治服龙妖的事故,在长期地流传与衍化中,这种异变是可能的,也是无可厚非的,黎民百姓毕竟不是文人、学者,只能越传越乱、越俗。

现在洪泽湖畔的龟山、老子山上,仍有大禹、淮渎爷(庚辰)、僧伽大师及巫支祁的种种遗迹与传说。此处即大禹锁巫支祁,官方曾建淮渎庙以镇之。庙建于何时,已不可考,现仅有明嘉靖九年(1530)重建的勒石。名曰《重修淮渎庙碑记》,为明凤阳巡抚唐龙(后任吏部尚书)所作。清代陶澍在《龟山览古》一诗中,咏叹了禹锁巫支祁一事。此人在道光十年任两江总督,政声颇佳。此诗是上层权贵兼诗人所作,其思想,意识与文笔自于民间遗风迥异。是涉及巫支祁神话题材少有的佳作之一,兹抄录如下:

 

    龟山览古

 

芦灰填尽溺莫拯,羽渊空戮黄能婞。

副坼天生薏苡人,收蹑神奸归九鼎。

从来地气山泽通,淮流出山行地中。

南江北河两澎湃,水母独锁支祁宫。

支祁有力逾九象,金爪雪牙身五丈。

帝命庚辰锁此山,然后淮流平似掌。

岁岁乌龙望母回,无复青猿惊铁纲。

此事流传未或非,要知神力非人为。

怪孽往往护巢穴,深山大泽生龙蛇。

君不见钦鴀号刑天,舞穷奇嗥檮杌语。

三身十尾种类多,伯益夷坚笔难数。

一从烈火付朱熊,长使魑魈慑雷雨。

鸱脾桓胡曷足云,远矣临流叹微禹。

元圭告功四千年,谁知此地成变迁。

深谷为陵岸为谷,虹堤一亘真茫然。

黑波沄沄云欲压,势卷荆涂控巫峡。

废址难寻南五台,洪涛乱滚东三闸。

沿淮从此化沧波,无麦无禾口空呷。

可怜一千五百铁头僧,欲渡无梁同入刼。

嗟哉禹法在厮渠,载高能使束归墟。

即论转运迫晷刻,旁泄何如穿左肋。

水底支祁冷笑人,此过非吾定谁责。

行行我是问津来,隙听木鱼正呼客。  

 

总而言之,淮源和淮泗地区流传的巫氏神话,虽然互有优劣,但在延续与发展上都功不可没!正是这种艰难地的延续与发展,才使天才的作家吴承恩,把许多文本、院本的《西游记》中一个粗糙不堪的猴行者、猴精,脱胎换骨为光彩照人的孙悟空形象。下面我们谈谈巫支祁 与孙悟空的移形换位问题。

 

 

上一页  下一页

 

 

 


 

西游记宫制作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江苏省淮安市西游记研究会(负责人:刘怀玉)建立并维护
联系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楚州锅铁巷41—8号    邮编:223200   电话:0517-5915467

联系信箱:xyjg01@163.com

h5915467@public.hy.js.cn